一个电竞少年要走过多少路

才能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返回列表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为鲍勃·迪伦夺得诺贝尔文学奖的《Blowin' in the wind》中这样问到。我们不知道一个少年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更难知道他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



理想化的电竞情怀

电竞,是一项体育竞技项目,也是一种职业,更可能是有些少年的梦。

2018年最后一个月,60个怀揣着电竞梦的少年,走进了联盟电竞天津馆,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LPL官方英雄联盟青训营。在此之前他们已经通过了线上下专业数据分析的选拔,从数千人中脱颖而出,而在这之后他们更将在LPL俱乐部专业教练的指导下,经历高强度的训练和残酷的淘汰机制,角逐出最终和俱乐部签约试训的胜者。

对于这些怀揣电竞梦想的少年来说,这可能是进入职业战队的唯一途径。在英雄联盟刚刚兴起的时代,俱乐部主要是去国服天梯寻找有潜力的选手。而如今职业联赛中已经很少出现路人王直接上场打比赛的情况,俱乐部发掘新鲜血液的方式变成了比赛发掘+国服天梯发掘。

俱乐部会在LDL中寻找有潜力的选手,招到基地中培养1-2年。在培养阶段,分析师和教练会观察选手的成长曲线,能力达标的培训选手会被提拔到一队(LPL队伍)中正式参与职业比赛,在LOL职业体系日趋完善的今天,相比于网吧出奇才的几率,正统的青训渠道似乎才是更有效率的造血机制。

但进入青训营或者进入战队,仅仅只不过是开始,电竞职业圈的竞争远远要比高考激烈得多。姿态,曾经是国内一线战队IG的AP选手,16岁入队,对线凶狠一鸣惊人,被国内LPL圈寄予厚望。然而六年职业生涯里,他从天才少年变成队伍短板,也未能夺得大的荣誉奖项,在2018年底黯然退役,近日复出更是无端卷入骂战之中。言先生,曾经S2时期的国服第一AP,现在搜索他也只能看到“谁知道以前YG的中单言先生在干啥”的讨论帖。

他们在十六岁时就能打到国服第一,可比起最顶尖最知名的英雄联盟选手,他们依然籍籍无名。不是每一个梦想都能被实现,道路阻且长,青训营的一两个月并不足以把这些少年变得职业化,而是要让他们在接触枯燥重复的专业训练,大量精准的数据分析之后,认清自己的实力,确认自己的本心,是不是能够坚定地在电竞职业化这条道路上走下去。


现实化的行业前景

缺人,这是电竞行业放出的一个大信号,不仅是万众瞩目的电竞职业选手,更有电竞赛事的幕后工作者。据腾讯电竞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为84.8亿元,到2020年,电竞全产业链产值预计将达到211亿元。而电竞行业的目前从业者为5万人,岗位空缺达26万人,到2020年,人才缺口将扩大至50万人。



当电竞市场的蓬勃发展让人才缺口暴露时,电竞行业目前发展的局限性也随之显露无遗。首先,在人才培养方面,电竞产业的迅速发展导致现阶段的电竞教育难以满足电子竞技对人才的需求,在职业选手的培养方面缺少相关积累,只有来源于退役职业选手和传统体育行业人才的俱乐部从业者,并不足以满足电竞职业化和人才培养专业化的普遍需求。

其次,电竞的规模虽然在以锐不可当的趋势扩大,但在支持度和商业价值上仍旧无法与传统体育竞技比赛抗衡,电竞选手的价值也亟待主流认可,2017年LPL的累计观战人次是中超、CBA联赛的10倍,赞助费却仅为后者的六分之一。要想突破这个瓶颈还需要厂商赛事组、电竞平台和有关部门共同协力调整,将目前的赛事网络直播、转播逐渐转化为电视直播转播并行,在提升电竞比赛观赏度的基础上扩大电子竞技精神的传播面,才更能促进主流人群对电子竞技的理解,完成对电竞表意方式、美学形态和社会价值的突破彰显。


图片来源:鲸准《2018年电子竞技产品报告》

再次,电子竞技产业链的良性发展不仅包括电竞造星,更有由核心赛事产业链和生态产业链两部分构成的完整产业链。电竞作为一项体育运动,其核心资源在于赛事,从上游的游戏研发运营、到中游的以赛事承办为核心的赛事运营和内容制作,再到下游电竞媒体和直播平台,最后触达用户。另外,除了核心赛事以外,以电竞服务方为代表的电竞生态产业链也在不断壮大,如艺人经纪、电竞教育、跨界IP、配套场地等,只有产业链逐渐完善,才能让未能成为电竞明星的从业人员以及退役后的职业选手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当然,多数电竞少年们的心里想的还是成为职业选手,但前路风雨兼程。


职业化的满地荆棘

成为职业选手意味着,游戏将不仅仅是游戏,而是一份竞技运动工作。

职业选手的黄金时期只有短暂的几年,各大青训营的年龄限制也基本都在16-20岁之间,这也就意味着大部分成为电竞选手的少年可能打过成千上万把对局比赛,却几乎没有社会经验。他们怀揣着职业梦想冲击国服排名,以为走进青训营就能成为职业选手,却没有人在这之前告诉他们在职业电竞选手在游戏以外要面对的其他挑战。

游戏操作水平固然是职业选手的首要技能,而团队协作能力,沟通交流能力,伤害计算能力,战术执行能力等等则是更需要不断磨合和训练的能力。他们或许很能阅读游戏,但游戏技巧以外的其他维度,更是应该顺从俱乐部和教练进行定向提升计划的部分。

如果他们足够幸运,已经得到父母的支持和认可,那么他们只会受到来自训练、比赛、战队、粉丝和社会的压力,如何在高强度的训练和赛程中调节状态,如何不在夸赞或谩骂中迷失方向,如何在低迷期坚定意志,提高心理素质和抗压能力,将会是他们进入职业圈的第一课。



在联盟电竞之前举办的《前程无忧•CS:GO精英招募计划》真人秀节目中,CSGO职业选手ed101也提到:“我并不觉得20岁是一个吃亏的年龄,相反我觉得20岁打电竞并不晚,是一个很合适的年纪,因为十五六岁的小孩子心智不够成熟,他在游戏中表现的足够好,但这个心智不足以支持他面对游戏外的诱惑和选择,这才是最可怕的事。而20岁是一个可以为自己选择负责的年纪,思考事情会更全面一些,我觉得这个时候才是比较好的。”

一个真正成熟的电竞职业选手,需要在当前游戏版本保持高水平操作的基础上,了解游戏设计的规则,跟踪版本的更新,更要了解联赛的规则和结构,才能为自己在职业联赛中的发展做准备。而除此之外,签约前了解合同条款,保护自己也对合同负责的法律意识,注意自己言行举止,经营个人品牌的自我品牌意识,都是职业化和体系化的必备素质。同样在联盟电竞承办暴雪官方OWOD时,其中国区电竞总监也表示,电竞选手的培养不能仅仅停留在游戏本身,还要从心理素质、身体素质、公关能力和表达能力等多方面出发。



电竞并非游戏,作为体育运动,它只讲求输赢。只有取得成绩的职业选手,才能在追梦和现实之间找到平衡点。而电竞本身对选手的天赋、身体机能、反应能力、协调度的极高要求也就意味着对大多数人来说,25岁以上就已经宣告黄金期结束了。16岁的国服第一,25岁大多黯然退役,对于这些早早退休的少年来说,职业化以后的未来,路依旧很长。

日前的KPL赛场里,解说托米提到GK的中单选手青枫就是前AG超玩会中单老帅当年在青训营选中一手培养的,今日青枫已是主力C位,老帅却远离了赛场,回头看去,满眼都是自己年轻时的样子。